logo
当前位置:首页 > 经典案例 > 正文经典案例

多重并购致资金吃紧 4岁黑芝麻艰难转型

时间:2019-2-15 10:34:31来源:大三巴国际娱乐作者:admin点击:094 次
多重并购致资金吃紧 24岁黑芝麻艰难转型   文/李宛珊   时代周报 李宛珊 发自广州   2016年12月28日,韦清文与上海礼多多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礼多多”,833690.OC)董事长刘世红通了电话。此时,韦清文的身份不仅是礼多多二股东广西黑五类食品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以下简称“黑五类集团”)的一名股东,更是黑五类集团控股的上市公司南方黑芝麻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黑芝麻”,000716.SZ)的董事长。   在这通电话中,双方就黑芝麻与礼多多的合作进行初步沟通。随后在2017年1月3日,黑芝麻向深交所申请停牌,从此拉开黑芝麻长达八个月的停牌序幕。   不过,黑芝麻的这一举措似乎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8月15日,黑芝麻复牌后一字跌停,随后连跌三日,累计跌幅达16%。   而就在本次收购进行得如火如荼之际,黑芝麻选择以2.95亿元的价格转让广西容州物流产业园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容州物流园”)100%股权,这一资产是黑芝麻在2015年4月以2.56亿元的价格从深圳容州投资手中收购而得。   近几年,黑芝麻因频繁进行资本活动经常见诸报端,自2016年3月以来,黑芝麻先后增资京和米业、收购汉光富硒米业51%股权,并将深圳润谷51%的股权收入囊中,而后又出资3亿元投资天臣南方电源系统有限公司,跨界新能源。   转型困难重重,而频繁的资本运作并不能构成帮助黑芝麻重回当年荣光的充要条件。在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看来,频繁的收购只是“行”,这并未解决公司在“知”这一层面的问题,得其形不得其神,只有知行合一,方得始终。   几经更名的000716   成立于1993年,黑芝麻的前身为“广西斯壮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广西斯壮”),1997年初登深交所时,广西斯壮还在生产寻呼机。   2004年,李氏家族控制的黑五类集团成为黑芝麻的大股东,收购时,黑五类集团表示将会在收购完成后,将旗下从事食品业务的广西黑五类食品股份有限公司 以下简称“黑五类股份”)注入广西斯壮,“形成广西斯壮食品生产及销售的主营业务,同时提高广西斯壮的主营收入和利润”。   2005年4月,广西斯壮更名为“南方控股”,但在刚刚转型的那几年,如果不考虑非经常损益,广西斯壮并未扭亏为盈,甚至在2007年被戴上“ST”的帽子。   这顶帽子一戴就是四年。2011年10月底,摘掉“ST”帽子的“000716”已更名为南方食品。2012年1月,南方食品发布公告称,公司将受托经营管理江西南方黑芝麻食品有限责任公司 下文称“江西黑芝麻”),当时黑五类集团承诺,在条件成熟且双方协商一致的情况下,黑五类集团将逐步将江西黑芝麻的资产和业务注入南方食品。   在此之前,南方食品的主打产品为袋装黑芝麻糊,消费群体以中老年和儿童为主;而江西黑芝麻自2011年3月起向市场试销杯装营养滋养茶、杯装黑芝麻糊等产品,至2011年10月底时,江西黑芝麻本部的销售收入已达5000万元,实现净利润600多万元。而在2011年度,南方食品的营业收入为5.82亿元,净利润1232.16万元。   2014年11月,“000716”从“南方食品”变成了“黑芝麻”,公告如是解释公司更名原因:鉴于当前公司发展战略专注、聚焦于黑芝麻,公司主营业务致力于黑芝麻产业的经营,“为使公司证券简称与公司全称联系更为紧密,并体现公司产业经营特点”。   剥离物流业务   事实上,对于2011年的黑芝麻来说,黑芝麻糊只是公司发展战略的一部分,在当时的公司五年规划中,公司希望能够实现“食品业、物流业、包装业和现代农业”四轮驱动的产业一体化的经营与发展格局。   黑芝麻的物流业务是通过吸收大股东黑五类集团的相关资产进行的,继2013年收购了黑五类物流公司100%股权后,黑芝麻又在2015年收购了容州物流园。   当时黑芝麻表示,整体收购容州物流园可以解决发展黑芝麻种植基地面临的仓储问题,同时保证物流业与食品业两大板块形成良好的协同效应,更好地掌握黑芝麻等资源,提高原料的价差收储及成本调控效果。物流业务为黑芝麻带来不少的收入,但与此同时黑芝麻对物流业务的思路也发生了一定转变。   黑芝麻在2015年的年报中如是表示:公司的电子商务 物流贸易)业务近年来的经济效益并不理想,并在2015年强调该业务的经营应由原来追求销售收入向追求经济效益转变。2015年时,物流业务为黑芝麻贡献4.95亿元的营业收入,为公司贡献了约26.23%的营收。   2016年度,物流业务再度发力,较2015年度增长63.32%至8.09亿元,为公司贡献34.94%的营收,其中容州物流园实现的营业收入占当年总收入的12.77%。   今年6月,黑芝麻以2.95亿元的价格将容州物流园卖给了黑五类集团旗下的一家子公司容县沿海公司,这也是在近一年中,黑芝麻仅有的一次出售资产。   对于该交易的影响,黑芝麻表示,公司将通过该次交易将重资产业务剥离,以盘活公司资源,集中精力发展其他更有前景的领域。   这是否意味着黑芝麻进军物流行业失败?截至发稿时,黑芝麻仍未就此向时代周报 予以回复。   艰难探索多元化   剥离重资产业务的另一面,是黑芝麻欲突破超级大单品销售天花板、寻找新盈利增长点的急切与忐忑。   随着近年来台湾“马玉山”等黑芝麻糊品牌进入内地市场,原有的竞争格局逐渐被打破,黑芝麻的市场地位受到一定的挑战。   黑芝麻在2012年年报中透露,虽然从市场份额看,外来品牌尚未与黑芝麻形成正面冲突,但消费者对外来品牌黑芝麻糊的品质和食用口感评价颇高,“公司的产品受到这些高端品牌一定的压制”;除此之外,近年来高端麦片的崛起也为黑芝麻带来不小的压力;更有不良商家通过模仿、跟进等措施进行恶性竞争……   在短暂的试水之后,黑芝麻在2015年正式推出黑黑乳,黑芝麻对黑黑乳寄予厚望,期盼它能成为下一个大单品。2017年8月23日,滁州南方生产基地建设项目投产,该项目总投资达6亿元人民币。   黑芝麻的收购动作亦要频繁许多。   在2015年的年报中,黑芝麻透露,公司已着手开始富硒健康食品的经营安排,“抢占富硒食品产业的发展机会”。黑芝麻的战略是,以富硒大米为切入点,通过并购行业中有一定影响力的企业奠定在新行业的基础,2016年3月,公司便通过向湖北京和米业增资5100万元的方式获得京和米业51%的股权。2016年10月,黑芝麻借由全资子公司以2160万元的价格收购汉光富硒米业51%的股权。   收购仍在继续,黑芝麻以自有资金8000万元对深圳润谷进行投资,并拿到该公司51%的股权。公开资料显示,深圳润谷的核心产品为烘焙食品、天然牛油曲奇饼干以及橡皮糖 明胶软糖);与此同时,黑芝麻出资3亿元投资天臣南方电源系统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30%。   连续的资本支出也为黑芝麻的资金链带来不小的压力,由于投资活动现金流出居高不下,黑芝麻在2015年和2016年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净增加额为负数,分别为-2.48亿元和-2.85亿元,与之相对应的是,公司的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1亿元及-6854.71万元,2016年度,全年仅新增加银行贷款利息支出便达到3000万元。   2016年底,黑芝麻开始酝酿一个数额较大的收购,收购方为此前公司的一个客户、同时也是大股东黑五类集团投资的一家企业—礼多多。   黑芝麻计划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收购礼多多100%股权,交易作价7亿元,黑芝麻将向不超过十名特定投资者非公开募集不超过2亿元的配套资金,其中有近1.62亿元的配套资金用于支付现金对价。   公开资料显示,礼多多主要向品牌方提供电子商务经销服务,并经营自有线上销售平台,目前已取得光明、蒙牛、费列罗、贝因美等知名食品品牌的线上代理权。   黑芝麻表示,公司将通过收购礼多多加速布局食品电商销售渠道,并借助电商渠道更快捷地了解消费者需求。   就在2016年11月,黑五类集团以现金1.3亿元认购礼多多1537.5万股股票并成为其第二大股东,当时礼多多的整体估值为6.5亿元;而当黑芝麻收购礼多多时,礼多多的预估值已达到7.1亿元。   深交所为此向黑芝麻发送问询函,请其解释该笔交易是否涉嫌利益输送,黑芝麻方面则回复称,黑五类集团的投资系拓展投资业务领域的财务投资行为,由于两次交易在定价方式、交易目的等方面存在明显差异,因此“两次交易的估值存在差异具有合理性”。   对于黑芝麻的多元化进程,中国品牌研究院食品饮料行业研究员朱丹蓬并不乐观:“黑芝麻的问题在于管理理念,在于团队执行水平有待加强,这方面的短板并不能通过不断并购来弥补。”
    0
Copyright © 2013-2016 大三巴国际娱乐 版权所有